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游记攻略
贵阳香纸沟游记
标签:游记攻略|来源:网络转载
摘要: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南怀瑾先生曾花了很多篇幅来解释这个道理,我不甚以为然。

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南怀瑾先生曾花了很多篇幅来解释这个道理,我不甚以为然。仁者同样也可乐水,智者未必就不爱山。去年春季我曾行进在塞北大漠中,寸草不生的地方你见不到一滴水。远观贺兰山苍苍,身边黄沙茫茫,只是不可能风吹草地见牛羊了。身处此境,你有慷康悲歌的苍凉,不会有游山玩水的兴致。故而山水相依,相得益彰,山无水不峻,水无山非柔。阴阳平衡,天之道也。

图片来源:百度图片

除了山水,人文的东西我也喜欢,比如名人墓,站在他们前面,鞠个躬,磕个头,他们生前叱咤风云,故去一抔黄土。历史的长河中有他们的小小浪花,总是让我景仰。广州冯如,黄花岗墓,长沙蔡锷,黄兴墓,北京梁启超,齐白石,南怀仁,袁崇焕,文天祥,孙传芳等(八宝山那更是灿若群星),南京的墓更是比比皆是,中山陵,廖仲凯何香凝,方孝孺,徐达,李文忠,还有石子岗外渤泥国王墓等。如果将他们都聚在一起,会如何呢?美国作家房龙写了一本书《与世界伟人谈心》,设想举办谈心晚宴,伊拉斯谟首先到场,华盛顿,莫尔,文坛三巨匠等还有我国的孔子等统统参加,当真是少长咸集,群贤毕至。确是本好书,只是有点难懂,要有耐心。

北京人文的东西很多,我在那读书四年没觉得,前年出差一年,真是如鱼得水,它有一种通票,仅有80元,汇集了几百家景点,博物馆便有无数,小汤山的航空博物馆,中医大学的中医药博物馆,什么前门的钱币博物馆,更多的古驿站,印刷,坦克,机车,火箭等等,五花八门,更多的还有民间的。我按图索骥,周末一一带了通票拜访过去,真是大快朵颐,好比饥饿的人进了面包房,只嫌时间不够。

贵阳来不到一月,便去了黄果树,黔灵公园,花溪,达德书院 ,阳明祠,甲秀楼,文昌阁。渐渐便去河滨公园,森林公园,南郊公园,顺海公园,白云公园,这一年来,黔灵公园便去过无数次。各地自有其特色,贵阳森林之城,绿山秀水,同事说香纸沟不错,今天同去了。

山道弯弯,中巴车顺势而上,早进了乌当的群山腹地,来到景区时,已是正午12点多了。老兰,阿贵,小徐和我早已饥不可耐,点了小鱼,咸肉,土鸡蛋,风卷残云毕出门,纯朴的山民早围上来,我们谈妥一人一匹马,来回50玩两条沟就可以了。

看着平时道貌岸然的同事们骑在马上一颠一颠地走,我不觉好笑。山路漫长,约有十几公里,本是闲逛,无所谓速度,马儿慢悠悠地走,我便慢悠悠地看。两边山好高,人在谷中,好比碗里的一只小蚂蚁,道旁的竹叶是那种生命的旺盛的绿色,间或有一朵小黄花杂在其中,前面山岩没被杂草树藤挡住的灰色中带点黄或黑,仿佛水墨山水中的飞白。极目望处,远方山峰刺破青天锷未残。清风徐来,深吸一口气,闭上双目,真乃人间仙境。想那些神仙美眷携手闯荡江湖,陶醉于此,必能忘了人间的险恶吧。

蹄声得得,时而上行,时而下坡,马儿是识途的,那位山民大哥不用怎么管,胯下那匹4岁小枣红马,按人的年龄算来,正是小伙子呢。有时倒也调皮,路上长有野草,便去大嚼特嚼,一棵吃完,再吃一棵,山民便折了一根比牙签还细的树枝,高高举起,却未落下,爱惜之情,溢于言表。他告诉我此马再养八九年便要卖了再养小马,十几岁的马,未来的结局,大多会成为人们的腹中之物,想想这些马的一生,内心恻然。不知是否有一天马可以与人平等共处,自由弛骋,洗澡打滚,不用再供人类驱使了。

时当夏季,山泉流下,路旁老农吆喝老牛耕地,老牛负轭前行,老农老牛均不是很老,但观之辛勤操劳,令人同情也倍加珍惜粒粒来之不易。拐过一道弯,农夫村姑蓄水插秧,刚站起的柔绿色小苗在泥水中煞是好看,这便是秋天的希望了。过不了多久,这里便是金黄的一片,甜甜山泉孕育出的稻米,不知是谁有福消受呢。

潺潺流水声中,不时有小鱼出没其中,放学小童提了钓杆,手里提了几只可怜的馋嘴小鱼,石头上的不知名的小鸟,用嘴巴啄一下脚,再理理翅膀,仰天啁啁,甚是自得,正是“百啭千声随意移, 山花红紫树高低。 始知锁向金笼听, 不及林间自在啼”。家养的鸟儿衣食无忧,比起它来云泥之别了。

名为香纸沟,实与造纸分不开的,路上常有废弃的木屋,只余柱子顶部之类,里面杂躺着圆圆的轮子,积满灰尘,山民大哥告知那就是曾经的造纸工具,他们曾经辉煌过,现在静静地睡在那里了。然终于见到一部造纸坊,外面安着水车,山泉冲下,水流车转,车转碾动,碾走了日月年华,传承了先人的智慧。竹子变成了纸浆,纸浆变成了香纸,香纸变成了祭奠先人的纸灰,纸灰又孕育了满山遍野的大片竹林,千百年来,日子便在这无穷无尽的循环中流倘了。

两个多小时的游玩,同事甚是抱怨什么也没有,只看了一部水车。我却甚为满足,旅行正如人生,没有什么目的,上路便开始了。整天的烦事俗务,高楼大厦,尾气噪音,使我更想到野外走走。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,辞官还乡,”中岁颇好道,晚家南山陲。兴来每独往,胜事空自知。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偶然值林叟,谈笑无还期。”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,每每想起,总令我羡慕不已,要想如此,我怕是退休以后才能够了。